1 2 3
©春衫著破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策藏】横戈 (05)

05


青山绿树下,方无讹临摹着林白轩的画,执笔的手好似无力,落在纸上却如有神助一般,他画了半幅便搁了笔,收起林白轩的画。

“又只画了一半?”身后师兄问道。

“心中无画,临摹也无神韵。不如找一处阴凉地,睡个回笼觉。”

身后人听完大笑,直说是歪理,方无讹点点头:“歪理便歪理吧,我画不好,要去睡觉了。”

叶封靳拜访时正值方无讹躺在树下小憩,叶柿犹疑要不要唤他一声,被叶封靳拦下了:“难得天气凉爽,坐下歇会儿吧。”

那厢方无讹听了,坐起身来,盯着叶封靳瞧了一会儿:“寻医问药该去杏林,你走错地方了。”

“我既然来此,方先生应知我何意。”

“我让你去杏林问药,你应知我何意。”

叶封靳笑...

【策藏】横戈 04

04


落日的光穿破乌青的云层,橘和蓝搅在一起,颜色诡谲。叶封靳盘腿坐下,却看晋决走到登天台边缘,他松开了手,刻着“横戈”二字的令牌从高空落下。晋决回头,辨不清脸色,提枪向叶封靳走来。

叶封靳浑身僵硬,动弹不得。

他从梦里醒过来,吓出一身冷汗。手脚像是被定住了,丝毫没有知觉,又等了片刻才渐渐有了温度。

“阿柿……”

叶柿睡得浅,听见叶封靳叫了赶忙起身,“少爷,怎么了?”他点了灯,端来一杯水。

“你还在就好。”叶封靳拉住他,起身靠在床头,“灯别灭了,点着吧。”

“好,”留了一盏灯在床头,叶柿湿了一块毛巾搭在叶封靳额头上,“烧快退了,兴许明日就好了。”

体内仍寒得厉害,叶封靳还是...

热度: 12 评论: 2

不会真的要窗吧……这几日沉迷游戏不可自拔。

决定了八月末去上海,可我连现有的短篇都没肝完……

【策藏】贺亭宴 (三)

贺亭宴(三)


几日后贺宸手底下死了个暗探。沈余道:“八成是叶寒亭做的。”陆椒眼白一翻:“这还用猜?”

沈余笑了一声。陆椒接着说:“因为方满又做了傻事,可叶寒亭精明,他知道后路不能全断。”

这枚棋子他安插在冯爷身边很久了,久到他对冯爷失了兴趣,若不是有人告诉他,他大概都不记得他还给冯爷布过探子。贺宸托腮,冯老头风生水起那几年他是查过,也盯过一阵子,往后就忘了这一茬。他用过冯轶,不过冯秩不合他意。这枚探子被叶寒亭挑了出来,二话没说利索剁了。不痛不痒的,贺宸说剁了就剁了吧,一个暗线而已。

他在叶寒亭身边放了不止一个人,他倒是想知道叶寒亭什么时候能把这些人一个一个找出来。叶寒亭不负所望,又...

微博春衫著破。
有些人沦为平庸浅薄,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可不经意间你会遇到一个绚烂如虹的人,从此以后其他人不过匆匆浮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