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©春衫著破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策藏】 横戈 (12)


敏感词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。

看不到图就走微博吧。


……为什么我发图都被和谐,我啥都没写啊!!



本宣链接

预售连接


我其实超超超超好说话的一点也不高冷的啊!为什么总有人觉得我不好接触……
因为这样不和我玩嘛?
郁闷。
我超超超可爱好吧!我连表情包都是萌了吧唧的!
还有这样那样的颜文字( •̥́ ˍ •̀ू )
你低明明是个话唠小可爱。

热度: 4 评论: 18

有时候回忆起某些片段,还是会很难过。

热度: 1

【预售】【策藏】《一枝圆》本宣-预售链接

剑网三策藏 同人志《一枝圆》预售

这是个战线拉得很长的短篇集,是一个在微博被屏蔽了无数次的本宣……

后来我才知道,我之所以每次抽奖都被屏蔽,是因为我从不备案

这么神奇的嘛,老年咸鱼惊叹道。

确定首发直参CP21@Comicup魔都囧猫娘 DAY1 DAY2  

终于圆了我带本子去展子的心愿。

第一天我在的,因为要求扫本子所以可能不是全天都在,欢迎小可爱找我玩!

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会有小料——做小料也想了很久了,希望这次能实现。

微博有抽奖▷ 戳我!!!


【预售时间】2017年11月21日20点《一枝圆》预售
【发货时...

【策藏】横戈 (10-11)

10

少了一个绊子,晋决眉梢也添了喜色,祝隍不在横戈,楚络不成气候,他笑了笑,横戈仍是他囊中之物。

自前月那场攻防以来总算是有了回转,凌霄不至跌到谷底,沧澜城还是他说了算。他对横戈的戒备少了些许,也让楚络松了口气。只是唐棣看他的神色让他不由怀疑,叶封靳还敢信他多少?

摩挲着白玉令上的螭吻纹样,冰凉的触感顺着指尖绕上心头,他未听从叶封靳,而是选择了他自认折中的办法,可他不知他就此毁去了叶封靳半盘的心血。他不知道他在叶封靳的哪一步里,也不知道叶封靳会用他到哪一步。

他想知道叶封靳会否怪他。

胸口剧烈地疼,他气叶封靳,更气自己,他握着那条断弦,勒得手心生疼。间隙里仿佛还留着那夜冷风。他念着...

【策藏】横戈 (09)

前篇

 横戈(09)

“他是自以为聪明的人,必然会多想……”以叶封靳对晋决的了解,晋决绝不会相信这只是偶然的发现,“他会认为是我放在那里的,或者是横戈里的谁托楚络带给他的。”

隐在白龙口山影下的一方树林里,寂寂如月升后的山涧,连声鸟鸣都听不到,叶封靳看不见唐棣的身影,对着枝上明月说道。

蟾宫被锦缎遮去,枝下才徐徐现出个人影。唐棣换了张面具,不再只露出堪堪一个下巴,叶封靳看着他,“好久没见过你半张脸的模样了。”

“你还是要见他?”

“见。成败看此一举了。”

唐棣把金石令扔给叶封靳,叶封靳拿到手上便觉不对,这令轻了些许,也并无螭吻纹样。这不是他的令。“我原以为那人心思通透,...

【策藏】横戈 (07-08)

前篇

横戈 (07-08)

西湖正是梅子雨时节,淅淅沥沥的雨里叶封靳与苏且对坐,敲着棋子。竹木棋盘微微有点受潮,深了几分颜色,苏且从棋篓里摸出云子,他执白迟迟不肯落子,半晌后把白子丢回棋篓里,又输给叶封靳一盘。

叶封靳拿过一颗白子,替苏且下了一步,再用一颗黑子断了两颗白子间的联络。苏且敲了敲桌:“我已经认输了,你再下也是黑子赢。” 

又看了眼盘面,叶封靳不再落子,他指尖颠着几颗云子,白子晶莹如蛋清,黑子沉如墨,苏且推乱了盘面,分出两色分别放入棋篓。

月下叶封靳面色柔和,气色被酒养出三分薄红:“他进天工树了。”

这可是好事,苏且拍拍手:“都按你构想的来了。”

“...

改《无成》的时候觉得这写的是什么一套啊。哪跟哪儿。

改《横戈》的时候觉得自己要秃了。


【策藏】横戈 06

横戈 06

西湖正是梅子雨时节,淅淅沥沥的雨里叶封靳与苏且对坐,敲着棋子。竹木棋盘微微有点受潮,深了几分颜色,苏且从棋篓里摸出云子,他执白迟迟不肯落子,半晌后把白子丢回棋篓里,又输给叶封靳一盘。

叶封靳拿过一颗白子,替苏且下了一步,再用一颗黑子断了两颗白子间的联络。苏且敲了敲桌:“我已经认输了,你再下也是黑子赢。” 

又看了眼盘面,叶封靳不再落子,他指尖颠着几颗云子,白子晶莹如蛋清,黑子沉如墨,苏且推乱了盘面,分出两色分别放入棋篓。

月下叶封靳面色柔和,气色被酒养出三分薄红:“他进天工树了。”

这可是好事,苏且拍拍手:“都按你构想的来了。”

“用不了多久了,”叶封靳低头笑...

【策藏】横戈 (05)

05

青山绿树下,方无讹临摹着林白轩的画,执笔的手好似无力,落在纸上却如有神助一般,他画了半幅便搁了笔,收起林白轩的画。

“又只画了一半?”身后师兄问道。

“心中无画,临摹也无神韵。不如找一处阴凉地,睡个回笼觉。”

身后人听完大笑,直说是歪理,方无讹点点头:“歪理便歪理吧,我画不好,要去睡觉了。”

叶封靳拜访时正值方无讹躺在树下小憩,叶柿犹疑要不要唤他一声,被叶封靳拦下了:“难得天气凉爽,坐下歇会儿吧。”

那厢方无讹听了,坐起身来,盯着叶封靳瞧了一会儿:“寻医问药该去杏林,你走错地方了。”

“我既然来此,方先生应知我何意。”

“我让你去杏林问药,你应知我何意。”

叶封靳笑,咳...

微博春衫著破。
有些人沦为平庸浅薄,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可不经意间你会遇到一个绚烂如虹的人,从此以后其他人不过匆匆浮云。